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,黎靖廷等人才在错愕中抬头望去——

  这……怎、怎么可能?新娘居然是……

  当场,黎靖廷等人脸上的表情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。

  除了他们以外,蓝爱莉是在场惟一拥有相同反应的宾客,原本自得意满的美丽脸庞在见到新娘瞬间,霎时整个扭曲变形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

  婚礼隔天,透过柴胤磊的解释,黎靖廷三人总算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,虽说事情的经过委实令人匪夷所思。

  至于当事人纾奈,由头至尾只见她像小婴儿似的腻在柴胤磊怀中,大声嘲弄跟讥笑他们在婚礼上的拙相。

  面对纾奈的讪笑,眼前三个大男人压根无暇回应,只因他们早已听得一愣一愣,回不过神来。

  “居然会有这种事?”段垣皑失神的喃喃自语。

  “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嘛!”辛翔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女人跟小纾奈联想在一起,虽然她们同样都生了副尖牙利齿。

  “事情也未免太过巧合。”对于辛翔两人居然会刚好选在纾奈喝完药后闯进去,其间的机缘除了巧合两字,黎靖廷实在找不出更适合的形容词。

  “唷呼!”纾奈刻意扬起右手在他们眼前挥呀挥的,“回神喽,三个大笨蛋快快回神唷!”

  “不可能!”辛翔突然爆出一句,“怎么可能有人有办法把自己缩小?”他还是很难相信。

  “笨呐!”纾奈很用力的啐了他一口,“不是缩小,是返老还童。”她洋洋自得的纠正,早忘了那根本是自己的失败之作。

  “但是你……你现在明明就……”辛翔再怎么看,都觉得眼前的女人跟印象中的纾奈大小差上一大截。

  纾奈用心的把握住每一次吐槽人的机会,“说你笨你还不相信,现在当然是因为药效过了,就变回来啦!”

  段垣皑猛地记起,“难怪爰莫龙会舍得把女儿交给我们任意处置。”原来……

  显然爰莫龙做梦也没料到,自己竟阴错阳差真把女儿给送上门来。

  “都说了,老爸才不可能不管我。”她向众人重申自己在爰莫龙心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  “但是小奈,你怎么有办法配出那样的药剂?”黎靖廷质疑。

  “佩服吧!”纾奈下巴高高扬起,“早说过我比你们任何一个都聪明,现在你们总该相信了吧?”“问题是,你现在才多大年纪?”辛翔实在怀疑,她如何有这种本事跟能耐。

  “欧吉桑,你的记忆真的不是普通的差耶,都说过几百回了,本大小姐我今年二十岁。”纾奈蓄意曲解他的意思,“对了,顺便附带一提,人家我十八岁就拿到生化和机械两个博士学位了。”

  “十八岁?!”

  “两个博士学位?”三个大男人这会全拿她当怪物瞧。

  至于纾奈背后的柴胤磊,自始至终只是以着一双罕见的温柔眼神注视着她。

  “小鬼,你是怪物吗?”辛翔有些激动。

  “臭家伙,你喊谁是小鬼,看清楚,人家我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小姐了。还有啊……”纾奈说箸先是转头冲着柴胤磊一记甜笑,再回过头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得喊我大嫂。”

猜你喜欢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,黎靖廷等人才在错愕中抬头望去——这……怎、怎么可能?新娘居然是……当场,黎靖廷等人脸上的表情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。除了他们以外,

2020-03-02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他甚至连正眼也没多瞧她几眼,这样一个彻底受到漠视的小家伙竟义无反顾跳出来替他挡刀,莫怪冷酷如柴胤磊也要受到震撼跟动容。“

2020-03-02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“主要还是乐晶,我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听儿子这么说,施母才稍稍放心,但让她担心的是,“那女朋友呢?

2020-03-02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。既然她确实已经回应了道歉的要求,站在经纪公司的立场,当然不希望跟制作公司杠上,加上汪星河本身又签

2020-03-02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。“可是你这样叫我怎么能够安心休息?”他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,但是要叫她不管他,回房去睡觉她又做不到。“可是不看着你,我不安心。”考量到她明早还要上班

2020-03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