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他甚至连正眼也没多瞧她几眼,这样一个彻底受到漠视的小家伙竟义无反顾跳出来替他挡刀,莫怪冷酷如柴胤磊也要受到震撼跟动容。

  “老大,到底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你跟小奈会伤成这样?”

  黎靖廷焦急的声调将柴胤磊又重新拉回到现实。

  柴胤磊简单的概述了遍事情的经过。

  话刚落下,个性冲动的辛翔已义愤填膺,“一群瞎了狗眼的瘪三,连太岁头上也敢动土。”

  柴胤磊眼神一冷,平静的交代道:“把人找出来,该怎么做你们应该明白。”

  “放心吧老大,那群瘪三很快就会后悔自己的有眼无珠。”不光是因为他们惹上柴胤磊,更是为了纾奈背上那一刀。

  虽说他们三个成天老爱闹着纾奈玩,但闹归闹,心里其实疼她疼得紧,对于那些胆敢赏她背上一刀的人,就算不拆了他们的骨头,至少也要挑去他们的脚筋。

  由于纾奈背上那力并未伤及脊椎,在经过医生仔细的消毒跟包扎后,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只除了失血过多让她至今尚未清醒。

  在纾奈昏迷的期间里,柴胤磊先回房换下身上沾了血的衣服,才又重新出现在她房里。

  坐在床沿注视着趴在床上的小人儿,柴胤磊眼中难得流露出的关心取代了平日惯见的冷漠。

  直到当天深夜,纾奈总算幽然转醒,恍惚中她以为自己看到了柴胤磊,甚至听到他柔声关切她的伤势。

  “痛不痛?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?”

  “痛……”她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,之后人又重新昏睡过去。

  翌日,柴胤磊等人因心悬纾奈的伤势,并没有出门。

  病榻上的纾奈几乎睡掉了一整个白天,直到傍晚时分才又苏醒,这一回她的意识比昨天夜里要清晰许多,甚至一开口就直喊饿,众人一听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  柴胤磊随即命张嫂下厨熬了些排骨粥,并且亲自帮纾奈喂食,这举动不光是引来黎靖廷三人的错愕,更叫纾奈当场傻眼。

  很快的,向来懂得察言观色的纾奈注意到了柴胤磊的转变,在他一贯冰冷的眼神中,她竟看到了温度,烘得她一颗心也跟着暖洋洋起来。

  当众人以为阴霾逐渐散去之际,殊不知真正的难题才刚刚开启,就在他们准备为纾奈换药的时候……

  “色狼啊,非礼啊!”

  稚嫩而尖锐的嗓音几乎划破别墅里的每道玻璃,病榻中的纾奈使尽全身上下每一分力气拼了命的扯着嗓门大叫,为的是想阻止他们动手帮她换药。

  “天啊,小鬼,闭嘴!”辛翔得捂着耳朵喝叱,才能避免自己的耳膜被震破。

  “谁让你们碰我。”

  “不碰你怎么换药?”简直不识好歹。

  “反正我就是不许你们脱我衣服。”纾奈固执的坚持。

  这下子众人总算有些明白,“你该不会是怀疑我们对你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吧?”段垣皑不敢相信,这顽劣的小鬼居然把他们当成恋童癖的变态。

  “谁知道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  哇咧……当真是给他ooxx个西瓜芭乐。

猜你喜欢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,黎靖廷等人才在错愕中抬头望去——这……怎、怎么可能?新娘居然是……当场,黎靖廷等人脸上的表情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。除了他们以外,

2020-03-02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他甚至连正眼也没多瞧她几眼,这样一个彻底受到漠视的小家伙竟义无反顾跳出来替他挡刀,莫怪冷酷如柴胤磊也要受到震撼跟动容。“

2020-03-02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“主要还是乐晶,我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听儿子这么说,施母才稍稍放心,但让她担心的是,“那女朋友呢?

2020-03-02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。既然她确实已经回应了道歉的要求,站在经纪公司的立场,当然不希望跟制作公司杠上,加上汪星河本身又签

2020-03-02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。“可是你这样叫我怎么能够安心休息?”他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,但是要叫她不管他,回房去睡觉她又做不到。“可是不看着你,我不安心。”考量到她明早还要上班

2020-03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