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3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他甚至连正眼也没多瞧她几眼,这样一个彻底受到漠视的小家伙竟义无反顾跳出来替他挡刀,莫怪冷酷如柴胤磊也要受到震撼跟动容。

  “老大,到底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你跟小奈会伤成这样?”

  黎靖廷焦急的声调将柴胤磊又重新拉回到现实。

  柴胤磊简单的概述了遍事情的经过。

  话刚落下,个性冲动的辛翔已义愤填膺,“一群瞎了狗眼的瘪三,连太岁头上也敢动土。”

  柴胤磊眼神一冷,平静的交代道:“把人找出来,该怎么做你们应该明白。”

  “放心吧老大,那群瘪三很快就会后悔自己的有眼无珠。”不光是因为他们惹上柴胤磊,更是为了纾奈背上那一刀。

  虽说他们三个成天老爱闹着纾奈玩,但闹归闹,心里其实疼她疼得紧,对于那些胆敢赏她背上一刀的人,就算不拆了他们的骨头,至少也要挑去他们的脚筋。

  由于纾奈背上那力并未伤及脊椎,在经过医生仔细的消毒跟包扎后,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只除了失血过多让她至今尚未清醒。

  在纾奈昏迷的期间里,柴胤磊先回房换下身上沾了血的衣服,才又重新出现在她房里。

  坐在床沿注视着趴在床上的小人儿,柴胤磊眼中难得流露出的关心取代了平日惯见的冷漠。

  直到当天深夜,纾奈总算幽然转醒,恍惚中她以为自己看到了柴胤磊,甚至听到他柔声关切她的伤势。

  “痛不痛?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?”

  “痛……”她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,之后人又重新昏睡过去。

  翌日,柴胤磊等人因心悬纾奈的伤势,并没有出门。

  病榻上的纾奈几乎睡掉了一整个白天,直到傍晚时分才又苏醒,这一回她的意识比昨天夜里要清晰许多,甚至一开口就直喊饿,众人一听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  柴胤磊随即命张嫂下厨熬了些排骨粥,并且亲自帮纾奈喂食,这举动不光是引来黎靖廷三人的错愕,更叫纾奈当场傻眼。

  很快的,向来懂得察言观色的纾奈注意到了柴胤磊的转变,在他一贯冰冷的眼神中,她竟看到了温度,烘得她一颗心也跟着暖洋洋起来。

  当众人以为阴霾逐渐散去之际,殊不知真正的难题才刚刚开启,就在他们准备为纾奈换药的时候……

  “色狼啊,非礼啊!”

  稚嫩而尖锐的嗓音几乎划破别墅里的每道玻璃,病榻中的纾奈使尽全身上下每一分力气拼了命的扯着嗓门大叫,为的是想阻止他们动手帮她换药。

  “天啊,小鬼,闭嘴!”辛翔得捂着耳朵喝叱,才能避免自己的耳膜被震破。

  “谁让你们碰我。”

  “不碰你怎么换药?”简直不识好歹。

  “反正我就是不许你们脱我衣服。”纾奈固执的坚持。

  这下子众人总算有些明白,“你该不会是怀疑我们对你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吧?”段垣皑不敢相信,这顽劣的小鬼居然把他们当成恋童癖的变态。

  “谁知道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  哇咧……当真是给他ooxx个西瓜芭乐。

猜你喜欢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,身形具一惊,纷纷回头。但当见到的是一个娇小的东方女孩时,不禁放松了神经。“我看你还只是个小女孩,你刚刚无礼的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。这不是你该

2020-04-11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。”她亲切的把礼物亲自交在晓敏手上,眼里却是不易觉察的冷笑。晓敏接过礼物,打开一看。突然心里一窒,眸子一紧,但面上仍是微笑道。“谢谢易小姐的礼物,我很喜

2020-04-11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,只是她的口中一直没有停:“不过,一鸣你也不要在她们那里逗留太久了,媳妇不过进府才这么两日,再加上她刚刚主事儿,想来心中多少有些不安,你晚上

2020-04-11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,赵老太爷便让人取了府中的钥匙等物交给了赵一鸣与红裳,然后老太爷便同老太太回房了——老太爷认为有些话要提点一下老太太才可以。红裳也就随赵一鸣回了他们

2020-04-11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,树枝对锋利的剑,本来就是以卵击石,可是她凭着一根树枝以击剑的方式把刺过来的剑给挑落在地,然后再利用自己黑带二段将他

2020-04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