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  “主要还是乐晶,我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

  听儿子这么说,施母才稍稍放心,但让她担心的是,“那女朋友呢?有没有误会?”好不容易才要到手的儿媳妇,可别因此就这么飞走了。

  “什么女朋友?”

  “就是那个帮你过生日的小姐啊,她还特地打电话到家里来问你的地址,说是要给你惊喜。”

  施维怀这才明白为什么方薇婷能找上门,他直言道:“她不是我女朋友,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  “怎么会不是?人家小姐都已经打电话到家里来了。”

  施维怀没有进一步解释当晚的情况,也不想解释,倒是施母看儿子不说话,心头更急了。“是不是她误会了?还是说……要是有必要的话,也可以请乐晶更她解释一下。”

  听母亲越说越离谱,施维怀不得不郑重澄清,“我已经跟她把话说清楚,以后也不会再有往来。”他要母亲彻底死心。

  施母顿时大失所望,儿子明明一表人才,都到了这个年纪却还没有交往的对象,教她这做母亲的怎么能不心急。

  施母忍不住叨念,“就算不是这个小姐,总该有交往的对象了吧?”

  始终没有搭腔的施父也在这时开口,“也难怪你妈心急,如果真有对象就带回来家里看看,反正现在家里的住址都曝光了,不需要再隐瞒。”

  施维怀不是不明白父母的盼望,却无法给他们任何承诺。

  施母将儿子的迟疑全看在眼里,“是有对象了是吧?是因为还没有开始交往所以才没带回来?”如果是这样也无妨。

  不希望给父母错误的期待,施维怀干脆表示,“爸妈不需要太担心,这事我自己会处理。”

  施母却不以为然,“妈怎么可能不担心?你都已经二十七岁了,我跟你爸就你这么一个独生子。”

  尽管理解母亲的急切,施维怀却无法给他们任何希望,因为他自己也还在等待。

  再说要是让父母知道他喜欢的对象是谁,只怕会造成裴乐晶的负担,他并不希望她因为压力而不得不跟他在一起。

  等不到儿子答复,施母转而又想起刚才的对象,“那打电话来的那个小姐呢?她既然这么喜欢你,我听她说话的声音柔柔细细的,应该长得不差,跟你又在同家报社上班,每天见面久了应该会有感情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施维怀一语斩断母亲的希望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  无法对母亲解释自己的心意,施维怀直接表示,“因为我已经辞职了。”

  “辞职?!不是说没有受到影响吗?”

猜你喜欢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,黎靖廷等人才在错愕中抬头望去——这……怎、怎么可能?新娘居然是……当场,黎靖廷等人脸上的表情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。除了他们以外,

2020-03-02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他甚至连正眼也没多瞧她几眼,这样一个彻底受到漠视的小家伙竟义无反顾跳出来替他挡刀,莫怪冷酷如柴胤磊也要受到震撼跟动容。“

2020-03-02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“主要还是乐晶,我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听儿子这么说,施母才稍稍放心,但让她担心的是,“那女朋友呢?

2020-03-02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。既然她确实已经回应了道歉的要求,站在经纪公司的立场,当然不希望跟制作公司杠上,加上汪星河本身又签

2020-03-02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。“可是你这样叫我怎么能够安心休息?”他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,但是要叫她不管他,回房去睡觉她又做不到。“可是不看着你,我不安心。”考量到她明早还要上班

2020-03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