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2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  “主要还是乐晶,我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

  听儿子这么说,施母才稍稍放心,但让她担心的是,“那女朋友呢?有没有误会?”好不容易才要到手的儿媳妇,可别因此就这么飞走了。

  “什么女朋友?”

  “就是那个帮你过生日的小姐啊,她还特地打电话到家里来问你的地址,说是要给你惊喜。”

  施维怀这才明白为什么方薇婷能找上门,他直言道:“她不是我女朋友,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  “怎么会不是?人家小姐都已经打电话到家里来了。”

  施维怀没有进一步解释当晚的情况,也不想解释,倒是施母看儿子不说话,心头更急了。“是不是她误会了?还是说……要是有必要的话,也可以请乐晶更她解释一下。”

  听母亲越说越离谱,施维怀不得不郑重澄清,“我已经跟她把话说清楚,以后也不会再有往来。”他要母亲彻底死心。

  施母顿时大失所望,儿子明明一表人才,都到了这个年纪却还没有交往的对象,教她这做母亲的怎么能不心急。

  施母忍不住叨念,“就算不是这个小姐,总该有交往的对象了吧?”

  始终没有搭腔的施父也在这时开口,“也难怪你妈心急,如果真有对象就带回来家里看看,反正现在家里的住址都曝光了,不需要再隐瞒。”

  施维怀不是不明白父母的盼望,却无法给他们任何承诺。

  施母将儿子的迟疑全看在眼里,“是有对象了是吧?是因为还没有开始交往所以才没带回来?”如果是这样也无妨。

  不希望给父母错误的期待,施维怀干脆表示,“爸妈不需要太担心,这事我自己会处理。”

  施母却不以为然,“妈怎么可能不担心?你都已经二十七岁了,我跟你爸就你这么一个独生子。”

  尽管理解母亲的急切,施维怀却无法给他们任何希望,因为他自己也还在等待。

  再说要是让父母知道他喜欢的对象是谁,只怕会造成裴乐晶的负担,他并不希望她因为压力而不得不跟他在一起。

  等不到儿子答复,施母转而又想起刚才的对象,“那打电话来的那个小姐呢?她既然这么喜欢你,我听她说话的声音柔柔细细的,应该长得不差,跟你又在同家报社上班,每天见面久了应该会有感情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施维怀一语斩断母亲的希望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  无法对母亲解释自己的心意,施维怀直接表示,“因为我已经辞职了。”

  “辞职?!不是说没有受到影响吗?”

猜你喜欢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,身形具一惊,纷纷回头。但当见到的是一个娇小的东方女孩时,不禁放松了神经。“我看你还只是个小女孩,你刚刚无礼的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。这不是你该

2020-04-11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。”她亲切的把礼物亲自交在晓敏手上,眼里却是不易觉察的冷笑。晓敏接过礼物,打开一看。突然心里一窒,眸子一紧,但面上仍是微笑道。“谢谢易小姐的礼物,我很喜

2020-04-11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,只是她的口中一直没有停:“不过,一鸣你也不要在她们那里逗留太久了,媳妇不过进府才这么两日,再加上她刚刚主事儿,想来心中多少有些不安,你晚上

2020-04-11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,赵老太爷便让人取了府中的钥匙等物交给了赵一鸣与红裳,然后老太爷便同老太太回房了——老太爷认为有些话要提点一下老太太才可以。红裳也就随赵一鸣回了他们

2020-04-11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,树枝对锋利的剑,本来就是以卵击石,可是她凭着一根树枝以击剑的方式把刺过来的剑给挑落在地,然后再利用自己黑带二段将他

2020-04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