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8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。

  既然她确实已经回应了道歉的要求,站在经纪公司的立场,当然不希望跟制作公司杠上,加上汪星河本身又签有合约,最后就算他再怎么面上无光,也只能顺着台阶领受道歉。

  一场掌掴风波到此终于平息,至于哪一方才是真正的赢家,是否道歉的人就比较吃亏,相信众人心中自有公断。

  虽然风波终于落幕,但是已经种下心结的男女主角要再合作拍戏,这样的场景媒体自然不会错过。

  因为大家都在猜也许会再有事情发生,所以拍戏现场来了比平常还多的媒体,为的是希望再发生事情时能抢先做第一手报导。

  因为预期到会有这样的盛况,双方的经纪公司都事先再三叮咛,不希望旗下艺人再惹出事端。

  裴乐晶不想再被媒体包围而努力克制着,但是心里已有嫌隙,彼此看对方不顺眼,拍起戏来自己也顺利不到哪里去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收工,裴乐晶心中早已是好几把火在烧,因此这会才会带着助理到常来的服装店血拼泄愤。

  “那该死的猪头,我肯定是疯了才会再跟那头猪拍戏!”

  都是施维怀那家伙害的,要不是因为他,她也不会开口道歉,现在也就不用再忍受跟那头猪拍戏了。

  视线不经意触及架上的一条领带,勾起裴乐晶对刚才拍戏的记忆,“系那什么见鬼的领带,干脆用领带把那头猪勒死算了。”

  助理在一旁暗自侧目。

  下次,下次他再约吃饭她死也不去了——嗯,至少短期内不会再去了,裴乐晶在心里改口。

  像是要转移她的情绪,助理刻意拿出行事历查阅后提醒她,“要顺便买两套搭戏的衣服吗?河边的那场戏。”

  “什么河边?”裴乐晶气得一时想不起来。

  “后天早上在河堤边的戏。”

  “后天?”裴乐晶真的不记得了,“我看。”她从助理手上接过行事历。

  看了行程之后,她才打算要将行事历还给助理时,视线不经意触及底下的一格日期,突然记起那天是施维怀的生日。

  虽然说行事历上并没有注记,可裴乐晶就是记得。

  不想承认记得他的生日,裴乐晶告诉自己,那是因为打小到大这天一定会吃到他生日蛋糕的关系。

  其实,长大以后的施维怀不再特别过生日,但她依然还是会在这天吃到蛋糕,那是因为她要求他买给她吃,理由是他过生日当然要请她。

  这样一想,裴乐晶突然气不打一处来。才说过短时间之内不会再见他,这会却又记起他的生日。

  不明白裴乐晶为何突然沉默不语,助理正小心地想开口探询,她已将手上的行事历递回给她。

  才要往前走,她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对助理丢下一句,“包起来。”

  助理一时没能意会过来,“什么?”

  “那条领带。”那语气像是心有不甘,一解释清楚便迈步离开。

  留下助理错愕地瞪着那条领带,担心她该不是真要拿这条领带去勒死汪星河吧?

  要真是这样,助理犹豫着,回头是否该跟经纪人报告?

  即使再怎么不甘心,裴乐晶终究还是来了,虽然不想承认是为了想给施维怀一个惊喜,但进门后却还是刻意将鞋子藏进鞋柜里。

  只是,她并不是唯一有这样想法的人,因为此刻在施维怀的公寓门外,同样有人在等待他归来。

  虽然方薇婷不希望自己表现得过于主动,但是调到财经组也已经两个多月,她和施维怀之间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趁着今天他生日,她决定主动找上门给他一个惊喜,还为此冒昧地打电话到施家询问他新住处的地址。

  由于是提早下班,方薇婷很确定施维怀这会还没到家,所以她呆站在门外并没有按门铃。

  不久电梯门打开,一见到施维怀回来,她立刻扬起笑容,看见她的施维怀感到有些意外。

猜你喜欢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,身形具一惊,纷纷回头。但当见到的是一个娇小的东方女孩时,不禁放松了神经。“我看你还只是个小女孩,你刚刚无礼的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。这不是你该

2020-04-11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。”她亲切的把礼物亲自交在晓敏手上,眼里却是不易觉察的冷笑。晓敏接过礼物,打开一看。突然心里一窒,眸子一紧,但面上仍是微笑道。“谢谢易小姐的礼物,我很喜

2020-04-11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,只是她的口中一直没有停:“不过,一鸣你也不要在她们那里逗留太久了,媳妇不过进府才这么两日,再加上她刚刚主事儿,想来心中多少有些不安,你晚上

2020-04-11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,赵老太爷便让人取了府中的钥匙等物交给了赵一鸣与红裳,然后老太爷便同老太太回房了——老太爷认为有些话要提点一下老太太才可以。红裳也就随赵一鸣回了他们

2020-04-11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,树枝对锋利的剑,本来就是以卵击石,可是她凭着一根树枝以击剑的方式把刺过来的剑给挑落在地,然后再利用自己黑带二段将他

2020-04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