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的反叛大大激怒了沈母,“你——”跟着就想上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2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女儿的反叛大大激怒了沈母,“你——”跟着就想上前。

  “别这样!伯母。”

  梁致升见状连忙拉住沈母的手,阻止她对女儿动粗。

  突然被拉住的沈母更加生气了,气到跳脚的完全没了贵妇的优雅形象,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给我放手!听到没有?”

  他干脆整个人挡在这对母女之间,“织容是你的女儿。”

  “你知道就好,还不给我放手?”

  他摇头道:“你先答应我,不会对她动手。”

  “造反了你,知道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?”

  沈织容更没想到他会这般维护自己,比起在大宅面对自己父母那回,此刻的他更为果决。

  看着他宽阔的背,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,原来,这就是有人替自己着想的感觉吗……

  见臭小子执意不让开,沈母只能没好气地撂下话来,“好,沈织容我警告你,你若不跟这没出息的小警察离婚,以后也不用再踏进家里一步!”

  说完,甩头离开,公寓的大门被大力甩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  屋里重新回归到平静,梁致升转过身来面对她,两人的视线对上。

  她深吸口气,压抑内心那异样的骚动,她真的没想到他会挺身维护自己,再看到他脸上的巴掌印,才刚平静的心湖又泛起阵阵涟漪。

  为了掩饰这不自在的情绪,她试图轻松的打趣道:“上回你的反应没有这么迟钝。”指的是他迅速将自己从父亲面前拉开的举动。

  他深深的爱着她,然后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幽默以对,“可能是男人在打女人上比较不在行。”

  她闻言却怔住了,他刚刚被她母亲打了,他难道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?

  一句话就这么不假思索的冲口而出,“你脑袋有毛病吗?”

  他笑容咧大,像是她说了什么笑话。

  耸了耸肩,他接着说道:“先吃饭吧!”态度自若的仿佛刚才的事都不曾发生过似的。

  沈织容尚未从母亲带来的混乱思绪中回神,他却开口邀自己吃饭,让她压根反应不过来。

  她不知道,他是因为不希望她对刚才的事感到别扭,才想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  两人一块走进到厨房,她讶异的看着桌上的晚餐——炸鸡跟可乐?

  她怀疑的看向他,“吃这个?”整整有一桶炸鸡呢!

  “心情低落的时候就应该大口吃这些。”他答得自在,像是没有察觉到她语气里的意外。

  她不确定他所谓的低落指的是什么,不过她的确心情不太好,不想否认,父亲的那一巴掌的确对她有负面影响。

  问题是,他不可能知道自己今天被打。

  算了,她也饿了,先吃吧,这些烦人的问题就别再想了

猜你喜欢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

这群英国男人猛然从背后听到大气的声音,身形具一惊,纷纷回头。但当见到的是一个娇小的东方女孩时,不禁放松了神经。“我看你还只是个小女孩,你刚刚无礼的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。这不是你该

2020-04-11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

希望这件礼物新娘子会喜欢。”她亲切的把礼物亲自交在晓敏手上,眼里却是不易觉察的冷笑。晓敏接过礼物,打开一看。突然心里一窒,眸子一紧,但面上仍是微笑道。“谢谢易小姐的礼物,我很喜

2020-04-11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

说到这里,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爷的神色,只是她的口中一直没有停:“不过,一鸣你也不要在她们那里逗留太久了,媳妇不过进府才这么两日,再加上她刚刚主事儿,想来心中多少有些不安,你晚上

2020-04-11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

接下来又议了一会儿府中的事情,赵老太爷便让人取了府中的钥匙等物交给了赵一鸣与红裳,然后老太爷便同老太太回房了——老太爷认为有些话要提点一下老太太才可以。红裳也就随赵一鸣回了他们

2020-04-11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

寻了下四周,看到旁边有树枝,她过去拿起来不顾危险的冲进人群中,树枝对锋利的剑,本来就是以卵击石,可是她凭着一根树枝以击剑的方式把刺过来的剑给挑落在地,然后再利用自己黑带二段将他

2020-04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