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的反叛大大激怒了沈母,“你——”跟着就想上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一片黄

  女儿的反叛大大激怒了沈母,“你——”跟着就想上前。

  “别这样!伯母。”

  梁致升见状连忙拉住沈母的手,阻止她对女儿动粗。

  突然被拉住的沈母更加生气了,气到跳脚的完全没了贵妇的优雅形象,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给我放手!听到没有?”

  他干脆整个人挡在这对母女之间,“织容是你的女儿。”

  “你知道就好,还不给我放手?”

  他摇头道:“你先答应我,不会对她动手。”

  “造反了你,知道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?”

  沈织容更没想到他会这般维护自己,比起在大宅面对自己父母那回,此刻的他更为果决。

  看着他宽阔的背,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,原来,这就是有人替自己着想的感觉吗……

  见臭小子执意不让开,沈母只能没好气地撂下话来,“好,沈织容我警告你,你若不跟这没出息的小警察离婚,以后也不用再踏进家里一步!”

  说完,甩头离开,公寓的大门被大力甩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  屋里重新回归到平静,梁致升转过身来面对她,两人的视线对上。

  她深吸口气,压抑内心那异样的骚动,她真的没想到他会挺身维护自己,再看到他脸上的巴掌印,才刚平静的心湖又泛起阵阵涟漪。

  为了掩饰这不自在的情绪,她试图轻松的打趣道:“上回你的反应没有这么迟钝。”指的是他迅速将自己从父亲面前拉开的举动。

  他深深的爱着她,然后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幽默以对,“可能是男人在打女人上比较不在行。”

  她闻言却怔住了,他刚刚被她母亲打了,他难道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?

  一句话就这么不假思索的冲口而出,“你脑袋有毛病吗?”

  他笑容咧大,像是她说了什么笑话。

  耸了耸肩,他接着说道:“先吃饭吧!”态度自若的仿佛刚才的事都不曾发生过似的。

  沈织容尚未从母亲带来的混乱思绪中回神,他却开口邀自己吃饭,让她压根反应不过来。

  她不知道,他是因为不希望她对刚才的事感到别扭,才想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  两人一块走进到厨房,她讶异的看着桌上的晚餐——炸鸡跟可乐?

  她怀疑的看向他,“吃这个?”整整有一桶炸鸡呢!

  “心情低落的时候就应该大口吃这些。”他答得自在,像是没有察觉到她语气里的意外。

  她不确定他所谓的低落指的是什么,不过她的确心情不太好,不想否认,父亲的那一巴掌的确对她有负面影响。

  问题是,他不可能知道自己今天被打。

  算了,她也饿了,先吃吧,这些烦人的问题就别再想了

猜你喜欢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

直到热烈的掌声传来,伴随着与会宾客的惊叹和赞美,黎靖廷等人才在错愕中抬头望去——这……怎、怎么可能?新娘居然是……当场,黎靖廷等人脸上的表情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。除了他们以外,

2020-03-02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

若说自己曾善待过她那就罢了,偏偏从她住进来耀麟帮到现在,他甚至连正眼也没多瞧她几眼,这样一个彻底受到漠视的小家伙竟义无反顾跳出来替他挡刀,莫怪冷酷如柴胤磊也要受到震撼跟动容。“

2020-03-02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施母可没忘记关心儿子的工作情形,“那现在报社知道你们的关系,你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“主要还是乐晶,我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”听儿子这么说,施母才稍稍放心,但让她担心的是,“那女朋友呢?

2020-03-02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

虽然她确实依照要求公开道歉,但是这场记者会在某种形式上等于是再一次羞辱了汪星河。既然她确实已经回应了道歉的要求,站在经纪公司的立场,当然不希望跟制作公司杠上,加上汪星河本身又签

2020-03-02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

沈织容不想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。“可是你这样叫我怎么能够安心休息?”他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,但是要叫她不管他,回房去睡觉她又做不到。“可是不看着你,我不安心。”考量到她明早还要上班

2020-03-02